首頁 / 獨享知識+ / 醫師專欄 / 再見之前練習說再見
10,470
瀏覽人數

2020/07/08

再見之前練習說再見

上次水蓮醫師在『再見的時侯好好說再見』的文章裡,

提醒大家生命必經的終點是死亡,

面對慢性病、腫瘤和年老的孩子,我們都要學習跟他們說再見。

大家在留言處回的回應,每一字每一句,水蓮醫師都看了。

有人分享了自己的故事、有人覺得再怎麼準備都不夠、

有人覺得說起來那麼容易,但卻做起來那麼地痛。

因為很愛,所以很痛,這是再自然也不過。

也正因為那麼愛那麼愛,所以再痛也要練習,

讓離別來臨時我們都準備好。


雖然,眼淚仍然會止不住地掉、痛得如同心中硬生生少掉一塊肉,

難過和悔恨依舊還是無情像浪一樣打上來,讓我們連站都站不住。

但至少練習說過再見的我們,心裡知道,在離別的火車開走時,

我們和毛孩在月台上好好的坐了一會兒,聊聊過去、聊聊現在,

也聊聊他們將離去後的我們。有哭有笑有鼻涕;

在毛孩上車往下個旅程前,我們親了又親抱了又抱,告訴他們,

當他們踏上旅程後,我們很痛很想他,

不過每一天我們會好好地吃飯、好好地想他們、好好地用他們教我們的愛,

去愛更多的需要的孩子,而不是急匆匆地在最後一刻趕到月台,倉促狼狽地送走毛孩,

連一句謝謝你跟我愛你都忘了說。

不管有沒有練習,結局都一樣,時間到了毛孩就是會離去。

但是留下來的我們,也許可以不一樣。

 

很多人問水蓮醫師,到底要怎麼跟毛孩說再見?

其實我也不太懂,我在安寧病房照顧過家人,

讀過很多安寧緩和的書,書上說『四道』很重要:道謝、道愛、道歉、道別。

我看得很清楚,理解得很模糊,是要我怎麼跟毛孩道謝、道愛、道歉和道別。

不管跟他們說了什麼,就是一臉可愛的望著我,不然就是打個哈欠呼嚕翻身。

不過在照顧我17歲四期腎臟病老貓哞時,我好像漸漸地開始用我自己的方式在做「四道」。

每個人跟毛孩的關係都獨一無二,你們有你們的默契跟相處之道,

我的方法,不見得適合你,不過看看別人怎麼做,永遠是開始的第一步。

 

第一件事情,直面死亡


接受毛孩終要離去的事實,面對死亡不代表放棄,

是告訴我們時間有限,珍惜相處的時光。

醫師作家久坂部羊在<惡醫>書中比喻死亡像一個遊樂園結束營業的時間。

你可以跑去跟工作人員大吵大鬧哭著說你不想離開,

你也可以在營業時間內儘可能把喜歡的遊樂設施玩了個遍,

再把握最後時間大買特買紀念品。生命這個遊樂園沒有寫明閉館時間,

可能七點就早早把人趕光光,也許今天特別優惠營業到凌晨三點。

趁早玩了個遍然後連吃帶買,讓何時工作人員來趕你出場時都可以了無遺憾才是重點。

 

第二件事情,安排死亡


在安寧病房照顧過家人後,我從不避諱談死亡。

我家17歲哞四期腎病確診後,我跟家人談、跟朋友談、也跟哞談。

我在考慮要送去哪裡火化、個別火化還是集體火化,

骨灰要埋在家裡盆裁還是做成紀念飾品、我想要留下她的腳印做紀念,

現在就該來找適合的工具及材料,等到她真的離去時,

一巴把鼻涕一把巴眼淚時才要出門買紙黏土做手工藝其實不太適合。

 

第三件事情,享受在一起的時光


每天早上哞哞來叫醒我時,就是喔耶,今天還活著,

那麼我們就要好好地開心的過好這天。由於我還有一隻極度需要關愛(還很吵)的白博美,

這兩個孩子很難好好的在一個屋簷下,於是我把愛吃醋的白博美請朋友照顧,

他們家有老人有大人有小孩,有滿滿的關愛。

家中剩下我跟哞,可以靜靜的梳著毛、看著小鳥,

講白博美的壞話(笑),跟她道歉我之前忽略了她那麼久。

 

我還是過我的生活,哞也過她的生活。只是我們調整一下下,

我在打電腦時儘可能空出一直手拍拍她,看書時我們橋成她可以擠在我跟書中間,

卻又不影響翻書的姿勢。每天睡覺前確定,

就算明天醒來她若沒有呼吸,至少今天我們過得很愉快。

以上是我自己現在面對哞哞即將走向生命終點的方法,

喔!別忘了,還有瘋狂的拍照拍照,而且只拍美的可愛的漂亮的,

因為這些才是我想記住的。我還在練習,

如果大家也有自己獨特和毛孩的相處方法,也歡迎分享給大家。

這是個不容易的作業,大家一起做,互相抄一下,

我想毛孩不會跟我們計較的。

 

 

郭貞伶 獸醫師
老妞的犬貓營養筆記 共同創辦人
多年臨床經驗與寵物食品相關經歷
ISFM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Feline Medicine)會員
IAAHPC(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Animal Hospice and Palliative Care)會員
人生熱血追求人類與寵物一起快樂過日子